網站地圖 | RSS訂閱 老鐵博客 - 上海SEO優化|上海網站建設|蜘蛛池出租|站群代搭建
你的位置:首頁 ? 推廣營銷 ? 正文

Google Chrome另類的邪惡壟斷?

2019-7-8 0:43:20 | 作者:老鐵SEO | 0個評論 | 人瀏覽

  經過多年的發展,如今的 Google 在科技圈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不僅是因為它在很多領域成就非凡,更重要的是其坐擁了全球第一大操作系統 Android 以及全球第一大瀏覽器 Chrome。

  但反過來看,之所以 Android 和 Chrome 能有今天的成功,不止是 Google 自身的投入,更重要是受益于開源社區的貢獻,而對此,我們不禁深思,因開源讓 Android、Chrome 榮登全球第一寶座是否是一件好事?畢竟因 Android 壟斷,Google 曾接而連三地被進行反壟斷調查,而在這過程中,也給用戶以及從業者帶來了一定的影響。

  接下來,本文以 Chrome 為例,分享 Chrome 瀏覽器發展現狀,以及開發者以及更多使用者對其的看法。

  在下面這些技術產品中,哪一個最值得對其進行反壟斷審查?而且在技術巨頭被拆分時哪一個是當之無愧的最佳強制剝離對象?

  1)市場上有很多其它的網頁瀏覽器可供用戶選擇:他們可以使用火狐;也可以使用Safari;如果他們愿意,甚至可以使用老舊的IE,或者用你肯定聽說過的微軟的新瀏覽器Edge。

  2)Chrome基于開源軟件,任何人(包括谷歌公司的競爭對手)都可以在Chrome開源引擎的基礎上構建自己的瀏覽器。

  3)Chrome是免費的。如果用戶不支付任何費用,他們就不會被壟斷供應商敲竹杠。

  對于普通的非技術用戶來說,網頁瀏覽器看上去或多或少是相同的。無論是在Chrome還是Safari瀏覽器中打開網站,網站的外觀和行為通常不會有太大的區別。對于局外人來說,網頁瀏覽器看起來像是進入互聯網的一個簡單入口;我們看到的是100%的網頁內容,而網頁瀏覽器是中性的。但這基本上是一種錯覺,有幾個原因,最大的原因是,現在真的沒有太多的瀏覽器可供選擇了。

  在10年前一個較短的時間內,實際上有好多個瀏覽器互相競爭用戶,它們各自占有著不可忽視的市場份額。但是,自本世紀起,互聯網瀏覽器市場一直分別由兩種瀏覽器其中之一主導:21世紀初的微軟Internet Explorer(IE) 和近十年間逐漸崛起的Google Chrome。IE主導的年代至少還存在一些競爭,如初期時的Netscape瀏覽器和后期時的Firefox瀏覽器。

  然而,Chrome瀏覽器幾乎是獨立存在的。其實,在西方國家的互聯網上唯一可以算得上Chrome的競爭對手似乎是主要運行在iPhone上的Safari瀏覽器。一直以來,那種 “谷歌Chrome有很多競爭對手”的論調和“谷歌搜索有很多競爭對手”的論調聽上去一樣地不靠譜。

  2008-2019年期間網頁瀏覽器的市場份額變化。數據來源StatCounter。

  首先,這對網站開發人員非常重要。他們必須做出如下選擇:如何構建網站和互聯網應用程序;使用什么工具來實現這一點;以及是否所有東西都能協同工作。網頁瀏覽器是使這些功能必須能夠正常運行的場所載體。如果擁有了一個占支配地位的載體,比如IE或Chrome,他們就能夠決定網頁程序如何工作。那么在制定標準、指定技術路線圖,以及決定互聯網的未來發展方向上等等,他們發出的聲音將最受重視。

  你越是偏向技術,你就越有可能關心這些東西。正如Mozilla公司的克里斯·比爾德(Chris Beard)去年所說:“這聽起來似乎有點夸張,但事實上一點也不。”

  瀏覽器引擎(如谷歌的Chromium引擎和Mozilla的Gecko Quantum引擎)是軟件的“戰略和戰術”的一部分,它們實際上決定了我們每個人在網上都能做些什么。它們還可以決定這些核心功能,比如:我們作為消費者可以看到的內容,我們觀看內容時的安全性,以及我們對網站和服務提供給我們的內容可以進行怎么樣的控制。

  幾年來,谷歌一直在努力地游說,以便建立能使現代網站能夠更好工作的許多內部連接組件的標準化。而這里最重要的標準是W3C(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標準。正如你所能想象的那樣,一個像谷歌這樣控制著主流網頁瀏覽器的公司,如果被鼓勵以技術來鞏固其支配地位,進一步推動互聯網的整合和標準化。對于今天或將來想在互聯網上有所作為的任何人/公司來說,影響都是深遠的。

  對用戶來說,這一點也很重要,盡管他們中的許多人可能并不知道真正的影響是什么。網頁瀏覽器作為訪問互聯網的入口,在你作為一個個體與外部世界的互動中發揮著巨大的作用。Chrome的團隊在提高互聯網安全性方面所做的一些巨大的努力應該受到特別地贊揚。比如,他們非常普遍地使用了HTTPS安全協議和其他安全舉措,在普通用戶完全不注意的情況下,很多重要的安全漏洞都得到了清理,確保了用戶的安全。我不想誤導大家,但Chrome確實在互聯網上做了很多好事。

  Chrome也是開源的。它構建于一個名為Chromium的瀏覽器引擎之上,任何人都可以下載和使用這個引擎,甚至可以為它的源代碼提供修改建議。現在市面上使用Chromium引擎構建的定制瀏覽器有:作為新來者的Brave、長期標桿Opera,他們都已經改用Chromium引擎了,甚至微軟的Edge瀏覽器也在今年突然宣布使用Chromium引擎。(這并不罕見,Chrome最初也是在Safari的引擎WebKit上構建的。)

  Chrome經常被作為“戰略性開放”的一個例子被大家提起;最近我們從谷歌和微軟那里看到了很多這種策略的應用。谷歌的核心搜索廣告業務非常依賴于一個健康的,功能強大的互聯網。盡管谷歌的業務不是銷售網頁瀏覽器,但他們確實非常關心網頁瀏覽器,他們出于自己的利益考慮,為網頁瀏覽器在代碼、數據和其它資源方面做出貢獻,這很符合邏輯。開源項目是一種很好的方法讓他們做到這一點:它使得Chrome既能為整個社區所喜愛,又避開了反壟斷法的麻煩。

  在過去的幾年里,谷歌已經將這一套路玩得爐火純青。他們將某些大型產品和代碼庫發布到公共領域,然后從它們的“開放性”中獲得壓倒性的收益:既得到了開發者社區的公共貢獻,也得到了大眾市場對一個自由發布且得到良好支持的軟件產品的廣泛采用。安卓系統是最大的例子,Chrome也是如此。與此類似的還有更多的技術代碼庫,如Kubernetes(軟件編排工具)或TensorFlow(機器學習),它們正在被軟件開發社區廣泛采用。

  近年來,Chrome在瀏覽器市場上占據了支配地位,這是谷歌利用其規模和影響力,在其控制下將互聯網后端緊密地整合在一起,進而達成其目標的一個很好的例子。所有這些都是在打著“它是開源的;我們怎么可能是壞人?”這樣的旗號下達成的。這個就像我們以前看到的劇本:一臺安卓手機可以在開源Linux下運行(聽上去很酷!)但是如果沒有谷歌服務和谷歌Play商店,這臺手機就是一塊磚頭。谷歌對如何隔離安卓的戰略開放性和運行其上的所有產品的戰略封閉性,使其真正對他們有價值的這一套運作手法,已經了然于胸。

  最近最大的一場斗爭是圍繞數字版權管理(DRM)的規則的標準化:即通過《數字千年版權法》產生的法律和限制的數字版權管理框架,以及關于數字訪問和許可的規則。(你可能猜到,免費軟件社區絕對會討厭DRM。我很快就會寫下一篇文章探討這個話題。)

  谷歌悄悄地在這方面做了一些手腳:它通過Chrome瀏覽器在整個互聯網的支配地位,成功地游說了DRM標準,谷歌承諾了讓任何人能夠像以前一樣,按照自己的意愿構建或修改自己的基于Chrome的瀏覽器。但是為了讓瀏覽器能夠播放視頻(這是現代互聯網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先決要求),他們必須從谷歌那里獲得一個專有的DRM插件(Widevine)的授權。

  這不是谷歌第一次使用這種策略,這是一個很高明的策略:“哦,這是一個很好的開源項目!你可以自由地使用它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這顯然使我們成為促進自由互聯網進步的好人。但是,如果你想讓它在任何真實的環境中工作,那么你就需要獲得我們的專有軟件的許可,并且按照我們非常特殊的規則進行操作。”

  不出所料,網頁開發商和其他互聯網制造商都反對這一點。但不幸的是,谷歌擁有大量支持者。谷歌控制著全球絕大多數的網頁流量,其中大多數人不知道或不關心這些問題,這實際上意味著,谷歌能夠就網頁瀏覽以如何服務于自己帝國的方式工作做出戰略決策,同時將這些決策的實際實施“外包”給開源項目和第三方構建者,而后者別無選擇,只能遵守谷歌的規定。

  這是逃避任何形式的反壟斷審查的一個絕妙之舉:他們對網頁瀏覽器(我們和大量日常生活的接口)的近乎完全壟斷,非常巧妙地被非常有說服力的邏輯所掩蓋。因為“如果一個項目是開源的或第三方的,它就不可能是邪惡壟斷的一部分!”而且如果用戶不知道或不能清楚地說明他們是如何受到傷害的,那么,很難提起一個基于消費者傷害的反壟斷案件。與歐洲不同的是,美國的反壟斷法基本上是以消費者保護為基礎的:如果不能清楚地證明消費者受到了怎樣的傷害,你很可能就是清白的。

  然而!谷歌可能已經給自己制造了一個麻煩:Chrome最近決定取締用戶需要的廣告攔截。與DRM管理或視頻編解碼器插件(很少有用戶聽說過或關心過)不同,廣告攔截實際上是普通用戶熟悉的東西,并且可以直觀地這樣理解:“我不喜歡廣告,而且(對于更聰明的用戶)我也不喜歡惡意軟件。如果我想在我的開源瀏覽器上安裝一個廣告,那么我應該可以這樣做。”畢竟,免費軟件意味著用戶可以自由地按照他們想要的方式使用它。Chrome瀏覽器當然屬于免費軟件這個范疇!但是在允許廣告攔截插件多年后,谷歌似乎正在改變方向。而且他們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數字廣告公司的主要身份并沒有逃過任何人的注意。

  現在,谷歌可能有許多不同的理由繼續他們有爭議的決定,以取締廣告攔截,這其中可能有一定的合法性。但回顧起來,如果我們從未來某個人的角度來看,這一決定可能會被谷歌視為一個嚴重的錯誤,因為它暴露了以下兩個關鍵而又關聯的事實:

  Ghostery,作為一家建立在Chrome生態系統上的提供廣告屏蔽和和用戶隱私保護服務的公司,當然會有這種感覺。正如在谷歌改變廣告屏蔽政策后,他們在一月份說的:“這基本上意味著谷歌正在破壞我們所知道的廣告屏蔽和隱私保護。他們假裝這樣做是為了隱私和瀏覽器性能,但是在現實中,用戶只剩下非常有限的方法來阻止第三方攔截他們的網頁沖浪行為或刪除他們不需要的內容。無論谷歌的行為是出于保護自己的廣告業務,還是僅僅為了把自己的規則強加于其他人,這都是一個谷歌濫用其市場支配地位的又一個案例。

  很明顯,我們相信這里有一些夸張,因為Ghostery公司是真的對這件事很惱火(而且是適度的)。但是這里有一點是完全正確的,即Chrome非常明確地取締了用戶使用他們的網頁瀏覽器的自由,就像他們對一個開源軟件所期望的那樣;而且Chrome這樣做的方式讓人覺得與谷歌提供廣告服務的商業模式太巧合了。這和其它案例中的因為擔心技術巨頭壟斷而導致呼吁“拆散他們”的主要原因截然不同。

  我們可能不喜歡Feed算法,因為它們腐蝕了我們的大腦,助長了極端主義;我們可能不喜歡亞馬遜的第三方市場,因為當他們知道你的所有秘密時,我們很難與亞馬遜競爭;我們可能不喜歡iOS生態系統鎖定,因為我們真的對我們不得不已經購買的和將要購買的軟件狗數量感到不安。

  但是,在以上所有這些情況下,很難明確界定公司對用戶造成了特別傷害的故意的,強迫性的行為到底是什么。上述原因不足以認定一個公司有壟斷行為。所以我們來看看后續會發生什么,但我相信谷歌有可能會對這個看似微不足道的決定感到后悔,因為它讓自己引火燒身

  不過,讓我們腦洞再大開一點,想象一下,如果谷歌的阿基里斯之踵最后變成了……它的網頁瀏覽器,這會是多么有趣,而又多么奇怪的,讓人開心之事!我敢打賭,如果你在街上調查100個人,然后問他們“如果讓你去拆分谷歌,你會首先選擇剝離他們的哪一個產品?”如果超過一個人說是Chrome,我都會很驚訝。(我敢打賭,如果你讓他們列出谷歌的擁有超過10億用戶的產品,他們中的一半人都不會想到說Chrome。)

  但是Chrome已經悄悄地改變了Web工作方式的重要部分,它幾乎無限接近真正意義上的技術壟斷,而且這種壟斷并非像我們想象中的谷歌搜索廣告那樣遙不可及。

  也許衡量谷歌對Chrome的意圖最好的方法是看看如果這種“剝離”的可能性被認真提出,谷歌會提出什么樣的抗議和爭辯。“如果Chrome真的像大家所說的那樣開放源碼,那么它被剝離又有什么關系呢?”谷歌最近做出這些決定純粹是出于對用戶福祉的關注嗎?也許吧!但是表象很重要,而且現在這些表象并不是很好,尤其是對那些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的人來說。

  6月29-30日,2019以太坊技術及應用大會特邀以太坊創始人V神與以太坊基金會核心成員,以及海內外知名專家齊聚北京,聚焦前沿技術,把握時代機遇,深耕行業應用,共線新生態。掃碼即享優惠購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 本文來自: 老鐵博客,轉載請保留出處!歡迎發表您的評論
  • 相關標簽:網頁開發  
  • 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一針見血的評論,你還等什么?

    必填

    選填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必填,不填不讓過哦,嘻嘻。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色情激情片日本大全